| by omantalk.com | No comments

尤度为林书豪发声我不喜欢对手对他做小动作

林书豪在CBA赛场屡遭侵犯,队友尤度今天北京战胜山西的比赛赛后发布会为书豪发声。

“我不喜欢对手对林书豪做不太干净的小动作。我们都是靠篮球养家的,希望大家尊重我们的职业,能够保护一下。”

细细一算,年初造车新势力们立下销量目标没有一家完成。截止到2019年10月31日,所谓的头部车企蔚来汽车,只完成2019年度销量目标的37.17%,小鹏汽车则尚不足30%。而其他将销量目标截止到2020年的车企,如合众新能源、前途汽车,其2019年的完成率仅为8.23%和0.02%,要想在2020这一年全面突破达成目标,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至于其他的新势力们,也许不被淘汰出局才是最理想的目标。

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、主任郝鹏在会上表示,各地国资监管部门要用好考核“指挥棒”,通过考核引导、挖潜增效、提升管理等举措,全力以赴稳增长。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,要加快国资国企改革,推动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。

积极稳妥推进混改,上半年各地新增混改企业超1500家;31个地方改组组建超过100家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;国资国企“综改试验”启动,沪深沈三地率先发力……

2019年国企改革不断推进,如何提升改革综合成效成为各方关注焦点。

布局落子,继续下好国企改革“一盘棋”

近年来,各级国资委围绕“放活”与“管好”相统一做文章,加大了自我革命与授权放权力度。目前,全国已有27个地方出台国资监管机构职能转变方案,35个地方出台权责清单,政府与市场、监管与企业的边界更加清晰。

稳中有进,不断厚植高质量发展优势

伴随国企改革步入深水区,国资监管改革的牵引作用更加凸显。

握指成拳,加快构建国资监管“大格局”

风险防范有力有效也是“进”。河北、黑龙江、甘肃等地国资委强化负债率监测管控,推动高负债地方国企落实降杠杆任务。全国国资监管系统企业资产负债率继续下降。

谈到主教练李铁,于大宝表示:“从这支球队建队开始,他首先要求的就是来队的球员,都能够全力以赴为国出战。为国家踢球,我们责无旁贷。其次,他给我们灌输的战术要求跟以往也不太一样,他希望我们逼出来,跟对手对抗,我觉得未来国家队不管谁来带队,还应该坚持这么踢。”(裴力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他说,国务院国资委正牵头编制“十四五”全国国有资本布局与结构调整规划,组织编制央企总体规划和央企自身规划,并首次将地方国资规划和地方国企自身规划纳入体系,希望各地国资委结合自身资源禀赋,加强与全国国资规划的对接。

实践证明,随着协同合作全面深化,系统合力正不断增强——

会议还明确,下一步分层分类推进“混改”,要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深化与民营企业合作,着力引入高匹配度、高认同感、高协同性的战略投资者,科学合理设置股权结构,切实转换经营机制,并强调充分保障企业职工知情权、参与权。

“但是我们跟日韩之间的差距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”,于大宝说:“我们必须承认,有差距,但差距不是不能弥补,其实在一段时间,我们踢得还可以,但总是赢不了对手,总是输在细节问题上,这是我们需要总结的东西。”

值得关注的是,2019年国务院国资委明确提出,要凝聚全系统之力,争取用2至3年时间,构建国资监管大格局,形成国资监管一盘棋。

记者从11日至12日国务院国资委在北京举行的“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”上了解到,全国国资监管系统将加快构建上下贯通、协调联动的国资监管大格局,以更高站位、更强合力推进国企改革、发展和党的建设。

一方面,国务院国资委支持中央企业着眼地方所需、发挥央企所长,与各地深化合作。另一方面,各地也加大协同力度。例如,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建立一体化联合工作机制,共同打造重大问题协调与重大项目对接等平台,探索国资监管跨区域合作。

“在改革推进上,各地思想要更解放一些,步子要更大一些。”郝鹏说,要切实强化困难越是增多越要加快改革的意识,把改革重点更多放在解决实际问题上,充分尊重基层首创精神,大胆改、大胆闯,用改革的突破性进展激活发展潜能,不断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、创新力、控制力、影响力、抗风险能力。

当然,份额小也可以说潜力大,但更多的也许是机会稍纵即逝。眼下传统车企已经用产品布局新能源领域,它们既没有造车资质的困扰,还拥有丰富的管理、研发、生产经验,以及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,对消费者而言,购买传统车企的新能源车或许更放心。而在不远的地方,享受国内车企新能源消费政策的特斯拉正整装待发。

作为一项高精密度的系统工程,我国国有企业改革已步入关键的历史阶段。

在较高基数上继续保持平稳增速是“进”,持续转型升级、加速科技创新是“进”。重庆以大数据智能化培育企业发展新动能,市属国企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比重突破30%;江西实施创新平台和高新技术企业“三年倍增”计划,省属企业研发投入增速连续6年保持在两位数。

“与日韩两场比赛有些遗憾,比赛没有完全放开”,于大宝说:“这期国家队,不少队员都是第一次踢洲际比赛,对于国际大赛的节奏和身体对抗程度,他们还没有完全适应。”

从它们今年的销量来看,难度系数有点高。中国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9年10月,我国新能源乘用车上险量为4.92万辆,1-10月新能源乘用车累计上险量为71.3万辆。其中,造车新势力企业10月上险量为6459辆,2019年前10个月累计上险量为50218辆。据此估算,全部造车新势力们加在一起也仅占据了7%的市场份额,毫不夸张地说,疯狂那么多年,新势力们仍在边缘徘徊。

发展规划里提到的目标,也许是可行的,但造车新势力们迫在眉睫要解决的,或许是生存问题,然后才是跟着风口追涨问题。

“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还不到位,国资监管仍存在越位、缺位、错位现象,国企改革推进还不平衡。”郝鹏表示,下一步以管资本为主加快国资监管职能转变,要突出抓好工作协同。

对此,郝鹏表示,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即将出台实施,各地国资委要以此为契机,细化任务,压实责任,把国企改革推向纵深。

面对国内外挑战增多的复杂局面,2019年全国国资监管系统迎难而上、顶住压力,总体平稳、稳中有进的态势更加鲜明——
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!

“这是国资监管系统以更高站位、更强合力推进国企改革发展的最新动作。”市场人士认为,此举有利于打破区域与行业壁垒,在更大范围、更深层次推动国有资本合理流动、优化配置,充分发挥国有经济整体功能。

于大宝也对三场比赛进行了总结:“三场比赛遇到不同的对手,打法也不一样,日本队技术性,韩国队身体好,节奏快,中国香港队属于密集防守,前两场比赛输了,但我们最后一场没有放弃,总算收了一个比较好的结尾。”

各地国企应如何聚焦主责主业?此次会议给出清晰答案:坚持出资人主导,对重复投资、同质化竞争问题突出的领域开展战略性重组和专业化整合,积极探索跨区域整合,加快非主业、非优势业务剥离。

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“十三五”规划收官之年,国企如何继续发挥好国民经济“稳定器”“压舱石”作用?